香港期期一肖,王中王期期中特
当前位置 主页 > 女性生活 >

寻访土家“溜子王”

2022-02-26 15:25   编辑:admin   人气: 次   评论(

  龙山县坡脚乡是土家“溜子王”———田隆信的家乡,很早就想去观光,今日总算成行。

  这里是土家民族文化和民间曲艺的海洋,这儿的山民能歌善舞,尤以喜爱溜子而出名,这儿的溜子打到过北京,还打到了欧洲。

  一位年轻的田乡长热情地接待了我,径直领着我去寻找田老。一路上他告诉我,田老生于上世纪40年代,1961年秋天参加工作,分配到供销社,1974年2月调入县剧团工作,担任伴奏和音乐创作的任务。工作之余,他潜心于土家族民族音乐的研究,先后收集了300多万字的资料,仅土家族传统溜子曲牌就达130多个,土家族情歌、梯马神歌、摆手歌等资料30万字,为继承、发展土家族文化艺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田老居住的村子叫万农村,离乡政府所在地约二华里路,不多时便到了。这儿依山傍水,寨后的山坡,古老的巨枫参天挺拔,苍翠浓绿,掩映在绿树丛中的土家吊脚楼,别致宁静,一只只飞禽,在古枫上滑翔,寨前便是一条小河,唱着歌儿弯曲地流去。

  来到田老的屋里,他们一家都很高兴,忙着往小桌上摆出装满小吃的盘盘碟碟,田老一手把我按在一张椅子上,又抓了花生塞在我手上。土家人是最好客的,他们相送的东西客人吃得越多,他们越高兴。我和向乡长一边吃着,一边和田老攀谈起来。

  田老说:“20世纪70年代的一天,我意外地认识了文化部门的一位领导,我们谈了很久,从人生的价值到生活的追求。这位领导深受感动,不久,便把我调入县文化工作队。当时,供销部门走红,于是便有热心人相劝,当营业员,十分自在,硬要从米箩箩跳到糠箩箩,何苦呢?我婉言谢绝他们的好意,怀着对传统民族文化的喜爱,走上了舞台。”

  1983年5月,组织上通知他参加全国乌兰牧骑式演出。这对他来说的确是一次拼搏的好机会。但是,怎样才能使土家先民遗留下来的文化、艺术在现代的舞台上发出奇光异彩呢?他抚弄着手中的冬冬喹,苦苦追寻着儿时的梦……有人说:“现在都是电声时代,你还抱着土管不放。”他一听觉得十分刺耳。冬冬喹是妈妈教会的啊,尽管土,却充满了乡情山韵,洞箫深沉,而没有它的欢快,竹笛悠扬,不及它的清脆!他不仅舍不得丢,还对冬冬喹大胆地进行创新发展。制作时严格校音,并多开一孔,以最后一孔为筒音,巧妙地控制了音准。他发挥冬冬喹发音清脆,打音、颤音兼备的特点,创作了一批既有传统风味又有现实生活情趣的乐曲。与此同时他又在土家族溜子这种特有的器乐上做文章。多少不眠之夜,他踱步在斗室内外,山间春色在他心头汇集,可爱的锦鸡在他笔下翻飞,古老的溜子在他耳边鸣响……终于,他成功创作《山寨的清晨》。在首都演出受到中央音乐学院高度评价。同年参加联邦德国、意大利、荷兰、瑞士四国艺术节,并远渡重洋,到美国纽约演出,被媒体称赞为“风靡全纽约的中国民乐器……”现在《山寨的清晨》已和《中国狂想曲》、《秦王点兵》、《空谷流水》等名曲一道,被中央音乐学院载入《中国民间乐典》史册。

  在土家音乐中,最有影响的当数打溜子了。湘西有乡谚说:“土家三大乐,摆手、哭嫁、打挤钹”。但真正要把它推向世界,确实要下很大的苦功。田隆信根据溜子旋律丰富、节奏多变、表现力强等特点,创作了《锦鸡出山》这个曲牌,抓住锦鸡善良好动的性格,戏水斗趣的习惯,设计了“山间春色”、“结队出山”、“溪涧戏游”、“众御顽敌”和“凯旋荣归”五个章法,把溜子演奏的基本技巧贯穿在全曲始终,并在两副钹上设计了一些新的打法。在民间通常使用的“闷钹”、“亮钹”、“砍钹”等几种传统打法的基础上,又创新了“闭钹”、“擦钹”、“揉钹”和“滚边”等几种演奏技法,为表现主题,喧染环境,烘托气氛发挥了独特的效果。以致使中外听众耳目一新,成为国际乐坛上屡演不衰的精品。

  长期不倦的伏案工作,田老积劳成疾。1986年1月,他躺在县中医院的病床上,彻夜难眠,望着窗外如絮的瑞雪,他想起了家乡“社巴日”的热闹场面,那浑厚的摆手鼓,欢乐的溜子锣,古老而深沉的牛角号,庄严而肃穆的祭祀乐,五彩曜日的龙凤旗,劲勇英武的披甲队……他躺不住了,背着医生在床上铺开了稿纸,凭着多年的生活积累,凭着瞬间升华的创作灵感,立刻构思了土家族吹打乐曲《毕兹卡的节日》,后在黄意声、楚德新的合作下成为民族艺术佳品。作品集土家族的唢呐、咚咚喹、牛角号、溜子锣钹、摆手锣鼓、铜铃、司刀、神卦等各种独特的乐器于一体,气势磅礴、气氛热烈、主次分明、配合默契。以浓郁的民族色彩,强烈的时代气息,生动形象地表现了土家族人民乐观向上的精神面貌以及渴望吉祥幸福的民族心理。从内容到形式,从表现手法到定音技巧都有可喜的突破,将土家族吹打乐推向了一个新的艺术高度。1986年10月,该节目在全省音乐舞蹈比赛中以优异的成绩荣获一等奖,同时被列入《湖南省建国以来十三项优秀文化成果》之一。1987年9月,他带着这个节目随中国湖南民间歌舞团参加了在波兰举行的第六届索斯诺维茨国际民歌舞联欢节和第十九届扎科潘内山区国际民间文艺竞赛,集体荣获“特别奖”和“铜杖奖”及波兰山歌比赛第一名,他本人荣获伴奏奖。

  回来的路上,向乡长告诉我:田老的作品曾20多次获省州及国家级奖,他和他的作品先后30多次出现在电影、电视节目中,全国各地媒体多次刊登和播放了有关他的专访、报道、剧照、音乐专题片及评论文章。中央有关领导也多次接见过他。近年来,他的名字及成就已列入《中国少数民族艺术辞典》、《中国当代文艺名人辞典》、《中国音乐家音乐人才辞典》等辞书中。随着影响的扩大,省内外专业文艺团体及艺术院校“三顾茅芦”者越来越多,可是,都被他一一谢绝了。

  听了向乡长的话,我顿时明白了:鲜花是离不开根的,根是离不开沃土的。(稿源:贾 聃)

  • 最热文章

体育新闻      法律在线      军事新闻      历史咨询      星声星语      社会新闻      汽车资讯      时尚新闻      大咖名流      金融新闻     

Power by DedeCms